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随笔日志 > 博客原创

保姆张大妈

时间:2019/5/17 17:41:24   作者:赛道上的蜗牛   来源:九点畔博客   阅读:221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张大妈是我的邻居。我们住的这个地方是棚户区,是七八十年代当地国营厂留下的一个工人宿舍区。因为这里离我的工作单位不远,而且租金便宜,所以我就在张大妈家隔壁租了一间房。张大妈是这里的老住户,她的老伴是厂里的退休职工。她们从结婚到现在,一直都住这儿。如今儿子结婚搬到新房了,留下了老...


    张大妈是我的邻居。我们住的这个地方是棚户区,是七八十年代当地国营厂留下的一个工人宿舍区。因为这里离我的工作单位不远,而且租金便宜,所以我就在张大妈家隔壁租了一间房。张大妈是这里的老住户,她的老伴是厂里的退休职工。她们从结婚到现在,一直都住这儿。如今儿子结婚搬到新房了,留下了老俩口。

    张大妈今年55岁,个子不高,一米五多点的样子。头发花白,脸上折皱的皮肤稍稍泛黑,半圆的面庞,明显的颧骨,一看就是个饱经风霜的老妇人。她的老伴,石老爷子,身体也还硬朗,瘦高个,比张大妈要高个头。石老爷子没有其它什么爱好,就是喜欢钓鱼。

    张大妈的孙子已经上初中了,老俩口平时基本上不用管孙子的事。儿子儿媳那边也不需要她们老俩口过问了,生活也落得清闲。石老爷子只要有空,只要天气不错,都会拿着鱼杆,悠然自在的去钓鱼。然后就留下张大妈一人在家,看门做家务。

    时间长了,张大妈在家也坐不住了。她背着石老爷子通过中介找了一个做保姆的活。石老爷子尽管一万个不同意,奈何张大妈一意孤行。

    张大妈做保姆的这家就住在离我们不远的花园小区,张大妈骑电动车要不了五分钟就到了。主家姓林,据说是什么单位的一个领导。他的老伴身体不太好,多病缠身,55岁和张大妈一样大,姓谈。两个老妇人在一起一个称呼老谈,一个称呼老张就这样开始熟络起来了。

    林领导每天晚上才回家,白天留下多病的老伴一人在家有点不放心。儿子儿媳一家又远住在市区。为了不让老伴寂寞,这才找了一个保姆白天陪她照顾她。

    张大妈在林家做保姆有一个月了。两个老妇人在一起倒也相安无事。张大妈每天早上去帮忙收拾屋子,洗洗弄弄,太阳好了就把被子被套时不时的拿出去晒晒。中午,再帮忙做个午饭。张大妈不在这吃,忙完了还要赶回去为老伴做午饭。下午在家稍许休息再回来,帮忙收拾一下碗筷。

    唯一让张大妈感到疑惑的是,老谈睡的床铺从不让张大妈靠近。被单,垫被都是老谈自己捧出来再让她拿去洗晒的。

    这天早上七八点的样子,林领导和张大妈说:“今天带老谈去市里医院检查一下身体。你就一人在家照应一下吧。”老谈也对她说:“你一个人在家里,就不要忙什么了。今天天气也不好,我床上的被子也刚晒了没有两天,就不要拿出去晒了。”“好的,”张大妈一口就应承着,“你们放心去医院,家里有我,你们尽管放心吧。”

    家里没人,事也不多,张大妈有点闲了。她想到为什么老谈平时不让我靠近她的床铺,是不是有什么秘密?好奇心的驱使,张大妈来到了老谈的床铺前,上下左右打量感觉没有什么特别,就是普通的一个席梦思高低床而已。她随手掀开床垫,本来以为下面是席梦思,却是一层老花布,七八十年代的一种老花布,红色的那种,上面有凤凰,有牡丹。用手按下去有点硬,掀开这层老花布,张大妈被眼前的景象,吓呆了,一摞摞厚踏踏的红色人民币,整齐有序的排列在花布下面,占满了原本席梦思的位置。

保姆张大妈

    有点惊慌失措的张大妈赶忙把床铺恢复了原状,心脏扑扑的乱跳。平复心情后,张大妈这才明白为什么老谈平时不让自己靠近这个床铺了。

    午饭做好了,林领导和老谈也赶到家了。老谈放下手上的东西,就急忙跑进自己的房间,关上房门。张大妈心里明白,她去看床铺有没有被人动过。很快,老谈笑容满面的出来了,嘴上说,“今天还好,医院不怎么忙,不然都赶不回来吃饭 了。”张大妈也若无其事的回答说,“哦,算你们运气,正好回来,饭好了,你们先吃吧。我也要回家帮我家老头子做饭呢。”

    林领导说,“谢谢啊,老张,辛苦你了。”

  “不客气,我先走了”

    老谈也随声道:“慢慢走啊,老张人真的不错。”

    时间转眼又一个月过去了。张大妈在林家做保姆也有两个月了。主家对她的印象还不错,张大妈心里头也高兴极了。

    这天下午,张大妈在自家休息,突然响起了一声急促的铃声。拿起电话,是老谈,她在电话里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老张啊,你有没有把一个信封当垃圾扔了?”“没有啊”张大妈回应说。

    老谈的声音有点生硬了:“老张,那个信封里有一万块钱呢。你没有拿吗?”“没有,没有。真的没有.....”事关重大,张大妈连忙回应说。

    张大妈感觉不对劲急忙骑着电动车过去了。一进门,老谈就指着客厅内茶几上的一个抽屉说,“就是放这里面的,你没有看到么?”张大妈着急的说,“我对天发誓言,我绝对没有看到过,这两天我也没有碰过这个抽屉。”

    老谈看着张大妈,什么也没有说,坐在了沙发上一言不发。过了一会,老谈眼睛瞟了一眼张大妈,叹了口气,“算了,再说吧......”张大妈看到老谈用这样的眼神看自己,用这样的语气和她说话,感觉心里被她狠狠的踹了一脚,凉丝丝的,但是又无法去辩论。

     沉寂了一会,张大妈说:“我先回家了。”老谈也没有吱声。张大妈真的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,回到家闷闷不乐。

    晚上7点不到的样子,张大妈家的电话铃响了,是林领导,他说:“老张,对不起啊,钱没有丢,是我早上上班时把它带走了。”张大妈听到这话,深深的舒了一口气,“没有丢就好,没有丢就好!”......

     事情貌似解决了,张大妈想想不得劲,后来又想到老谈床下的那些钱,有点后怕了。没过几天,张大妈找了个理由辞去了他们家保姆的工作。

     一个月后,张大妈接到了老谈的电话,,好像还带点哭腔:“老张,过来帮帮我吧,我们家老林被双规了,我一人在家不方便......”

......

保姆张大妈



    原创性文章转载请指明出处,网站属于个人博客网站,不涉及任何投资理财项目。“九点畔博客”如无意中侵犯了某个媒体或个人的知识产权,请QQ:1294259416告之,将第一时间给予删除。
相关评论
关于九点畔 - 联系我 - 版权申明 - 网站地图
Copyright?2011-2020 九点畔的个人博客 版权所有   技术支持:聚甄网络科技有限公司

苏ICP备14014126号-3